武汉帕卡濑精化工有限公司新闻中心NEWS CENTER

02

2021-12

历史上十二月发生的危险化学品事故

一、2021年11月发生的较大事故   2021年11月20日9点30分左右,位于台州市天台县工业园区的浙江昌明药业有限公司污水调节池发生爆燃,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经初步调查,事故直接原因是:企业在开展环保设施改造时,施工人员在污水调节池上方污水收集罐平台进行动火作业,电焊产生的火花掉落到下方污水调节池盖板进水口附近,电焊火花先引燃污水调节池外逸可燃气体继而引发污水调节池爆炸。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二、历史上12月发生的危险化学品事故   (一)国内事故   石油化工   中石油兰州石油化工公司“12·11”水罐闪爆事故   2006年12月11日,中石油兰州石油化工公司助剂厂在对装置内常压凝水储罐(TK-1808)顶部进行焊接配管作业时,发生闪爆事故,造成3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冷凝水罐TK-1808内串入了来自脱丁烷塔进料换热器的可燃气体正丁烷,在该罐上部气相空间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到落入罐内的焊花,发生闪爆。   煤化工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洛阳永龙能化公司“12·8”中毒事故   2018年12月8日,河南能化洛阳永龙能化公司乙二醇厂亚硝酸甲酯装置发生中毒事故,导致3人死亡、1人受伤。事故直接原因是:亚硝酸甲酯从制备装置的爆破片、安全阀处泄漏,由装置所在的三层平台沿孔隙下沉至二层平台配料人员处,引起人员中毒。   新疆吐鲁番市托克逊能化有限公司“12·25”闪爆事故   2018年12月25日,托克逊能化有限公司回转石灰窑装置发生闪爆事故,造成7人死亡、1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2198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回转石灰窑点火前已通入煤气和空气,从窑头到除尘器整个回转窑系统空间形成混合爆炸气体,当火把送入窑炉内烧嘴口附近点火时发生爆炸。   徐州天安化工有限公司“12·31”中毒事故   2019年12月31日,江苏省徐州天安化工有限公司承包商重庆华为液化空气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人员在脱硫塔内维修作业时,发生5名施工人员中毒事故,其中3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约402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进行脱硫塔检修作业时,未按规定制定合理可靠的工艺处置和隔离方案,盲目排放脱硫液造成液封失效,憋压在循环槽上部空间的煤气冲破液封进入塔内,造成塔内作业人员中毒。   精细化学品   江苏省常州市春江公司“12·26”爆炸事故   2004年12月26日,江苏省常州市春江公司生产车间反应釜在进行化学品试验过程中反应釜突然爆炸,造成3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该厂试验人员和操作工未掌握生产工艺及相应的事故应急处理预案,盲目蛮干,自定操作参数和操作条件进行中试生产,造成釜内气相物质和体积不稳定,大量气体从气相管道快速排出,气体流速加快,产生静电火花而引发爆炸。   安徽省淮南市超强化工公司“12·8”爆炸事故   2008年12月8日,安徽省淮南市超强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生产二甲基吡咯烷酮的设备发生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轻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该公司生产二甲基吡咯烷酮的设备在检修过程中,由于操作不当,造成导热油泄漏遇高温发生爆炸。   宁夏宝丰能源集团公司“12·17”硫化氢中毒事故   2011年12月17日,宁夏宝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苯加氢装置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9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一名苯加氢员工在巡检时发现非芳烃地下废液槽抽出泵的轴封有渗漏,在通知现场主操后,对渗漏部位进行检查时,不慎掉入槽外的地坑中昏迷,随后多人盲目施救相继中毒。   河南巩义市五发助剂厂“12·24”爆炸事故   2011年12月24日,河南省郑州巩义市五发助剂厂发生石蜡原料储罐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塑料输料管老化脱落,导致管内的液体石蜡大量泄漏,遇到锅炉的明火后燃烧爆炸。   江苏如皋市众昌化工有限公司“12·18”中毒事故   2018年12月18日,江苏南通如皋市长江镇化工园区的如皋市众昌化工有限公司蒸馏合成车间发生中毒事故,造成3名员工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液氮-氢氟酸换热器壳程受液氮快速降温骤冷发生脆变,在压力作用下炸裂,氢氟酸泄漏,导致操作工中毒死亡。   有机化工   江苏连云港聚鑫生物公司“12·9”重大爆炸事故   2017年12月9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聚鑫生物公司间二氯苯生产装置发生爆炸事故,导致装置所在的四车间和相邻的六车间坍塌,造成10人死亡、1人轻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尾气处理系统的氮氧化物(夹带硫酸)串入保温釜,与釜内物料发生化学反应,持续放热升温,并释放氮氧化物气体,使用压缩空气压料时,高温物料与空气接触,反应加剧,紧急卸压放空时,遇静电火花燃烧,釜内压力骤升,物料大量喷出,与釜外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火源发生爆炸。   山东日科化学股份有限公司“12·19”较大火灾事故   2017年12月19日,山东日科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干燥一车间低温等离子环保除味设备发生一起火灾事故,造成7人死亡、4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干燥一车间对未通过验收的燃气热风炉进行手动点火(联锁未投用),导致天然气通过燃气热风炉串入干燥系统内,与系统内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到电火花发生爆燃,并引燃其他可燃物料,发生火灾事故。   黑龙江海纳贝尔化工有限公司“12·19”较大爆炸事故   2020年12月19日,黑龙江省安达市万宝山园区海纳贝尔化工有限公司格雷车间一台1立方米的乳化反应釜(产品为噻吩乙醇,主要原料为甲苯和金属钠)在试生产期间突然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2人重伤、2人轻伤。事故原因为:海纳贝尔化工有限公司现场操作人员违反操作规程,存在误操作行为,导致空气进入乳化釜内,与甲苯、金属钠混合发生爆炸。   无机化工   内蒙古阿拉善盟吉兰泰氯碱化工公司“12·2”爆炸事故   2010年12月2日,内蒙古阿拉善盟吉兰泰氯碱化工有限公司发生一起氯乙烯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处理转化器漏点时错误地关闭了补水阀、旁通阀、溢流阀、蒸汽回流阀,致使氯化氢和乙炔的混合气体反应生成氯乙烯的反应热不能及时移走,最终导致转化器内的热水汽化超压而发生爆炸。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九州化工厂“12·29”爆炸事故   2013年12月29日,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九州化工厂在一辆双氧水槽罐车卸料至多个双氧水包装桶过程中,一装满双氧水的包装桶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00余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违规使用盛装过盐酸的塑料桶盛装双氧水,桶内残存的Fe3+及其他金属杂质引起双氧水急剧分解导致超压爆炸。   化肥   湖北省浠水县福瑞德化工公司“12·13”爆炸事故   2004年12月13日,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福瑞德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火灾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该公司尿素事业部变换工段变炉出口至热交换器的管道发生泄漏,引发火灾、爆炸。   甘肃省新川肥料公司“12·20”中毒窒息事故   2010年12月20日,甘肃省新川肥料有限公司发生气体中毒窒息事故,造成5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电气故障导致曼海姆反应炉尾气在粉碎机地坑内大量聚集,致使正在检修的人员和后续救援人员相继中毒窒息。   化学制药   昆明全新生物制药公司“12·30”爆炸事故   2010年12月30日,云南省昆明市昆明全新制药有限公司片剂车间发生爆燃事故,造成5人死亡,8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检修人员为给空调更换过滤器,断电停止了空调工作,净化后的空气无法进入洁净区,同时,烘箱内的循环热气流使粒料中的水分和乙醇蒸发,烘箱内积聚了达到爆炸极限的乙醇气体。操作人员在烘箱烘烤过程中开关烘箱送风机或者轴流风机运转过程中产生电器火花,引爆积累在烘箱中的乙醇爆炸性混合气体。   其他   江西省江锂科技有限公司“12·3”中毒窒息事故   2009年12月3日,江西省新余市江锂科技有限公司二分厂发生一起中毒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反应釜中的一氧化碳通过新安装的料浆输送管回流至原矿调浆池坑,并不断积聚,导致司泵工窒息。随后在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多人下坑进行施救,相继发生窒息。   北京广众源气体公司“12·14”爆燃事故   2009年12月14日,北京广众源气体有限责任公司炭黑水储罐区发生爆燃事故,造成3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该公司炭黑水空冷器改造工程施工过程中,工人使用气割输送炭黑水管道时,引燃炭黑水罐体内易燃易爆气体,致使炭黑水罐体爆炸。事发前,事故罐中尚有部分炭黑水,并溶解了少量的合成气并在罐内上部长期聚集,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   陕西省榆林市“12·7”液化天然气泄漏事故   2013年12月7日,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上盐湾镇一所在建LNG加气站发生液化天然气泄漏事故,造成4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一辆运气车通过输送管道给加气站的储气罐输气时,发生液化天然气泄漏(疑因储气罐内阀门松动),前后有7人在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进入罐内试图修复,其中4人窒息身亡。   (二)国外事故   英国邦斯菲尔德油库火灾事故   2005年12月11日英国邦斯菲尔德油库发生火灾事故,为欧洲迄今为止最大的火灾爆炸事故,共烧毁大型储油罐20余座,受伤43人,无人员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5亿英镑。事故直接原因是:912号储罐的自动测量系统失灵,储罐装满时,液位计停止在储罐的2/3液位处,报警系统未能启动,高高液位联锁也未能自动开启切断进油阀门,致使油料从罐顶溢出,溢出的油料挥发形成蒸汽云,遇明火发生爆炸、起火。   美国杰克逊维尔T2实验公司爆炸事故   2007年12月9日,美国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T2实验公司发生一起火灾爆炸事故,造成4人死亡,32人受伤。事故经过是该公司一个甲基环戊二烯基锰三羰基(MCMT)反应器发生爆炸,碎片飞至1英里远。事故后经测算,爆炸威力相当于0.64吨TNT。经CSB调查,事故直接原因是企业采用的冷却系统由于缺乏设计冗余,容易发生单点故障,MCMT反应器减压系统无法缓解失控反应的压力。   印度Excel工业公司有毒气体泄漏事故   2015年12月17日,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Roha市Excel工业公司化工厂发生有毒气体二氧化硫泄漏,造成了1人死亡,4人中毒送医院抢救。印度Excel工业公司主要生产农用化学品,事故主要原因:工人们在检修一条水管时意外损坏了该厂一条运输气体物料的管线。   日本荒川化学工业富士工厂爆炸事故   2017年12月1日上午,位于日本静冈县富士市厚原的荒川化学工业富士工厂发生爆炸事故。爆炸发生在该工厂北侧的建筑物内,造成1人死亡,14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荒川化学工业工厂主要生产造纸用化学品、印刷油墨用树脂、黏着剂/接着剂用树脂、电子材料中间体等产品。消防人员表示,当时工厂内有作为印刷用涂料原料的易燃液体,工厂建筑物内可见红色火焰,部分外墙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炸飞。

02

2021-12

煤制油技术:把能源命脉攥在手里

煤制油技术:把能源命脉攥在手里 http://china.chemnet.com/ 2021-12-02 09:57:37 中国科学报 【源自 化工资讯网】   日前,“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成套技术创新开发及产业化”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这一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是如何诞生的?自主核心技术高温浆态床费托合成工艺与催化剂难题又是如何攻克的?   项目第二完成人、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山西煤化所)研究员、中科合成油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李永旺领导并见证了二十多年来煤制油技术创新开发的全过程。   艰难追逐“人造石油”梦   2016年12月5日22时16分,神华宁煤400万吨/年煤制油工程Ⅰ系列油品合成装置费托合成反应器开始投料,23时50分各项指标分析合格,煤制油全流程被打通。   在德国科学家费歇尔和托普森发现费托合成反应近百年后,我国完全掌握了百万吨级煤炭间接液化工程的工业核心技术,成为全世界少数掌握该技术的国家之一。   实际上,这项发达国家无不渴求的关键技术,在我国曾多次遭受冷遇,险些熄灭火种。   1953年,中国科学院煤炭研究室(山西煤化所前身)在成立的同时,就开展4500吨/年熔铁催化剂流化床合成油试验。但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庆油田的发现让中国放弃了对“人造石油”的探索。   改革开放后不久,世界石油危机爆发,我国又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大庆油田。富有远见的能源科学家再次将眼光落在了煤制油上。   在鲍汉琛和张碧江两任所长的组织下,山西煤化所开始攻关煤炭间接液化的固定床两段法合成汽油工艺技术,研发持续了十余年后,于1993~1994年在山西晋城化肥厂完成了2000吨/年工业试验,产出90号汽油产品。但由于油价低迷、科研经费短缺、技术经济性差等原因,试验随后处于暂时停滞状态。   1997年冬天,李永旺被召回国。刚踏入国门的他就被山西煤化所时任所长钟炳急切地召集到办公室。“所有参加煤制油攻关的课题组都处于解散的边缘,你回来负责煤制油技术开发,人员随你调,队伍不能散。”钟炳这番话让李永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李永旺首先把与合成油相关的5个课题组整合在一起,并决定在合成工艺的主攻方向作出重大转变,由原来的固定床费托合成油工艺改变为更为先进的浆态床费托合成油工艺。   任务调头,困难加倍。1998年,实验室成功研制出高性能低温浆态床费托合成铁基催化剂,同时蜡催化剂分离技术也获得重大进展,浆态床煤制油工艺的技术经济性瓶颈得到突破。   李永旺仔细分析了从煤到成品油全流程工艺,认为如果浆态床费托合成能够在较高温度下进行,就能充分利用费托合成反应热,提高煤制油的整体能量利用效率。由此,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全新的高温浆态床费托合成油概念和工艺技术。   在合成油装置放大规模上,李永旺觉得,千吨级浆态床煤制油装置是具有代表性的最小规模,而这已是实验室小型装置的2000倍。要往前走,至少需要8000多万元的科研投入。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   煤制油走出实验室   在李永旺回国前,他的老师、化工工程专家Froment教授意味深长地说:“可以预见的是,10年内煤制油在中国可能会有大动作,而这个技术要想达到工业化,至少需要10年。回去吧,小伙子,我教给你的动力学与反应器知识也许会有用。”   “那时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们的科研经费也花得差不多了,眼看实验室就要赤字运行了。”2001年7月,苦于无工业中试阶段经费的李永旺与时任山西煤化所所长孙予汉向中科院汇报了煤制油技术的研发处境。之后,煤制油项目被列为首批启动的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重大项目,并得到3000万元经费支持,这也促进了科技部“863”计划“煤制油”重大项目的启动。   2002年9月,千吨级工业中试试验装置建成并试车成功。一石激起千层浪。煤制油中试装置成功出油的消息获得全行业的高度关注,山西潞安集团、中国神华集团、徐州矿业集团等纷纷前来考察,要求投入资金进一步完善煤制油中试技术。   2006年2月,由山西煤化所、内蒙古伊泰集团、神华集团、山西潞安矿业集团、徐州矿务集团和连顺能源共同投资,成立中科合成油技术有限公司,之后在工程化实施过程中又相继成立中科合成油工程有限公司和中科合成油催化剂有限公司。   “一项技术必须经过‘实验室—工业中试试验—工业化示范—大规模工业化示范—商业化大规模生产’这样一个过程。”李永旺对《中国科学报》说,煤制油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几百个专科、上千个节点,每一个点上都有对应的专门人员。而他所在的单位,掌握着成套的核心煤制油工艺和催化剂生产配方技术,一个人走了,不仅会导致技术外流,整个项目也得从头再来,损失无法估量。   李永旺将市场经济同国际上先进的奖励制度结合起来,研究出一套新型的激励制度。从最初的三五个人到后来的1000多人,他的团队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不断将科研行业精英吸引到身边。2008年初,科技团队通过借贷方式投资拥有了公司部分股份,解决了科技人员的吸引、稳定和长期激励等问题。   股权社会化就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加快了科研成果转化的反应速度,为煤制油示范厂建设运行插上腾飞的翅膀。   百年梦终成现实   回国不到十年,李永旺已经按照与导师的约定,将煤制油技术向工业应用方面推进了一大步。   2009年,春寒料峭的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我国第一个16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装置试车成功,乌黑的煤炭化作清澈的柴油喷涌而出。2011年开始建设世界单套最大规模400万吨/年煤制油商业示范装置;2016年建成并实现了一次性开车成功;2017年又相继建成投产了内蒙古伊泰杭锦旗120万吨/年和山西潞安100万吨/年两个百万吨煤制油装置……   随着工厂规模越来越大,李永旺团队的关注点也发生了变化。“我们技术基本成熟,下一步就要向着大型综合一体化、产品多元化高值化方向发展,装置规模向500万吨级或1000万吨级的综合一体化方向发展,加快技术升级步伐,形成柴油—汽油—航油—润滑油—化学品联产成套新技术,争取2025年煤基合成油替代石油能力达到2000万吨以上。”   尽管技术突飞猛进,煤制油的外部环境却扑朔迷离。一方面煤炭和石油的价格始终影响着煤制油技术、工艺的发展速度;另一方面煤化工项目对二氧化碳减排的要求也越来越紧迫。   “煤制油在油价高时还有利润,油价低、煤价高时利润空间就小了。”谈到煤制油的外部环境时,李永旺对记者说,“现在全球能源价格体系比较混乱,不好预测,以前国际原油连续10年都在每桶100美元以上,最近几年下降到60美元左右,现在又涨到80多美元,但国内煤价又突然涨了二三倍,变化太大。”   为了抑制煤价、油价波动对企业造成的风险,只能通过技术创新,要把技术做精做细,提高经济效益,而创新则是技术发展的源头和不竭动力。   李永旺表示,该团队目前正在延伸产品链上下功夫,深加工生产高值的特种燃料、润滑油、溶剂油、高熔点费托蜡,如潞安除生产柴油、石脑油、LPG外,还生产出高值的太行牌润滑油、系列牌号的高熔点费托蜡等产品;伊泰也生产出了C6-C8的单质正构烷烃溶剂油。   “在未来新上的煤制油项目上,我们将进一步提高其能源综合利用效率,将碳减排技术与煤制油技术相耦合,尽最大努力减排二氧化碳,同时满足国家对油气的重大核心需求。”李永旺说。   对于煤制油未来前景,他认为,在短中期内我国油气短缺的局面较难改变,煤制油满足国家油气的核心需求是第一位的,煤制油至少在二三十年内仍然会发挥重要的作用。   放眼长远,李永旺提出了一套发展思路——技术研发重点将逐步由制油为主转变为制高值化学品和材料为主,并进一步加大低质褐煤、生物质、有机垃圾等含碳资源的能源转化,以实现新的技术革命。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化工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化工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info@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 1 >
图片名称